nancyman_1994

一名港家COSER..
日日潛水中

又係大閘蟹季節

【山组】今非昔比-9

魚小汪_Chow:

现在要找樱井,几乎都要去大野的房间。而樱井的理由是项目进入关键时期,有很多事情需要随时沟通。据前去确认企划细节的相叶说,樱井和大野确实是各占据房间一角处理着公事,一个在窗前的办公桌一个在床前的梳妆台,只不过他没想到,宽敞的办公桌竟然是大野在用着,樱井堂堂一社之长却挤在梳妆台跟前坐着没有椅背的小圆凳,光是他在那里请示工作的十几分钟,樱井就锤了好几次腰。相叶说他对樱井的崇拜又多了几分,完全没有架子呢,可怜了大野さん,一定是因为总是看起来没有干劲,被重点监督了。当然,包括相叶在内的所有其他人都不知道,樱井虽然没有舒适的办公地点,但他时不时的就能起身凑到大野身边,轻则搂搂抱抱重则不可描述,每天都是到一早才回到自己房间换衣服。他频繁的捶腰这件事,或许怪不到小圆凳没有椅背这一点上来。




“你们……他……你……你吃过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饭?我叫了餐上来。”时隔三天,二宫终于鼓足勇气趁着樱井去参加自己公司视频会议的工夫敲开了大野的房门,但那件事,他还是问不出口。二宫心里明白,如果大野不愿意,谁也勉强不了他,更何况是那种事。


“好啊好啊~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刚刚做完,等我保存一下文件~刚好我也有事和你说~”大野这几天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面色红润,本就糯糯的声音夹带了蜜糖一般的甜味,整个人举手投足都是比以往更要可人的模样。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轻松悦然是二宫在他身边这几年来从未见过的样子。不经意间,瞥见随意扔在床上的樱井的外套和领带还有桌上摆在一起的两个杯子,这浓浓的共同生活感刺得二宫退出到了房门外。眼不见,心不烦。


跟随二宫来到房间,取下餐车上的食碟放到小桌上,又将小桌拉到床跟前,一起在床边坐了下来。大野饿了,伸手捏了一块刺身塞进嘴里,“唔麦~”


“先去洗手啦!”一把拍上大野的手背,“5555小和好凶~”待大野起身,二宫才别过头抹了抹眼角。原来,大野智是这样的啊,原来,要把大野智从无尽的消沉中拯救出来,只要给他一个樱井翔就够了。


“喝一杯吧?”二宫打开酒柜,拿出一瓶梅酒,倒了一杯。


“好的呀~反正这几天的工作都搞定了~”还是那么的反常,以他对大野以往的了解,已经认定了90%会听到拒绝的回答,以至于他还反应了几秒,确认自己听觉和脑电波反馈的是不是同样的讯息。他又拿出一个杯子,给大野倒了一杯。


酒过三巡,大野此时正倚着他发呆,嘴里碎碎念着些有的没的。


“小和,你有没有很想很想要但是又知道永远不可能属于你的东西?”


“……”不就是你吗。


“我啊,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呢~是个怪物哦,会把别人也变成怪物……所以,你也要离我远一点~会吃掉你!ふふふ”


“智如果想,吃掉我也没关系哦~”


“这话不像从小和嘴里说出来的~色色的~ふふふ~呐~我跟你说啊~”


“嗯?”


“啊……其实也没什么……”


这一晚,二宫从大野身上总感觉到一股离别的气息,让他十分不安。转头看大野,好像又一切正常,此刻那人已经进入自己的世界,正傻傻的笑着。手被吸引着附上那圆鼓鼓的脸颊,比住在一起时候又圆润了一些,二宫盯着傻乎乎的大野看啊看,怎么也看不腻,酒精的挥发驱使着他一点点凑了上去。和所有的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一样,在他马上就能实现这些年梦寐以求的那一刻时,樱井推开了房间的大门,一把拉起他家那位已经迷迷糊糊的团子箍到自己身侧。


“樱井翔你有没有……”


“没有!大野智有危险的时候,别跟我谈教养!”


“智和我在一起有什么危险的!”


“你当我瞎啊?”


“小翔~你来啦~”大野的反射神经这会儿终于把视觉信息传达到了脑内,眯着眼睛冲樱井一个劲儿的笑,树袋熊一般搂住了脖子,顺势就要亲上去。如果樱井的愤怒值有一个可视的数值槽,你就能看到从满格瞬间归零的奇观。大野凑过去的小嘴被樱井碍于面子挡了下来,不依不饶的挠他时,终于想起了一边的二宫,又嘿嘿的笑开了。“小和~小翔来接我啦~那我先回家啦~明天见~拜拜~~”


眼见就要搂不住了,樱井什么都没说,夹着大野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输得很彻底,二宫一把掀翻了桌子。


企划案结束,完成交付,为期一个月的封闭也随之结束。突然回到家的樱井已经不能习惯身边没有大野的呼吸,半梦半醒间摸到旁边空空的枕头惊醒了好几次。想要搬出去,再租一间新的房子,和大野重新开始。看了眼手机,凌晨两点,想见他,想抱着他,想吻他,想听他呢喃着叫自己的名字,想把他身上全部染上自己的气味,现在就要。这么想着,樱井也这么做了,从床上爬起来随便套了衣服拿上车钥匙就出门了。


将车草草停在大野住处楼下的路边,樱井一刻也不能等的跑上楼,自然也就没注意紧随着他驶入这个街区的另一辆轿车。


樱井打开门,发现屋里灯还亮着,沙发上趴着一个人,身体随着呼吸轻轻起伏着。又不小心睡着了吗,他不自觉的弯起了嘴角。


下身突然一凉,惹得大野智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反应了半天才发现是樱井爬到了自己身上充当着毛毯的角色,手正不老实的打算钻向某处。


“尼桑一直都没有换门锁,是在等我吗?是不是在期待着我突然来对你做这种事~”